主页 > 芝麻胡同 >

再度演绎“老北京”的“精气神儿”

/2019-03-28 17:51

  “我还有十年就退休了。”年过五十的北京人艺演员何冰,在采访过程中向记者娓娓道来,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意味。“这真是没想到的事,一到五十‘哗’一下,感觉突然就快结束了,更珍惜现在的机会。 ”曾斩获中国话剧金狮奖、两度摘得中国戏剧梅花奖等重量级奖项,出演过《赵氏孤儿》《窝头会馆》 《鸟人》 《茶馆》 《小井胡同》等经典剧目,何冰在话剧舞台载誉无数,丰厚精湛的表演功底和细致入微的刻画能力,让他在剧院中酣畅淋漓绽放光芒的同时,吸引了更多年轻人和市场的目光,如综艺节目《超次元偶像》 、电影《十二公民》 、电视剧《情满四合院》 《白鹿原》 ……

  电视剧《芝麻胡同》是何冰自《情满四合院》后再度和刘家成导演合作。与《情满四合院》里“傻柱”鲜明贫嘴的个性不同,在《芝麻胡同》中,何冰饰演的酱菜铺东家严振声则呈现出了更丰富的侧面,隐忍、踏实、顾家等多种特质汇集一身,观众可以透过这个角色捕捉到“老北京”的另一种“精气神儿” 。

  《芝麻胡同》在北京卫视开播首日便荣登全国卫视电视剧收视榜首。沁芳居的传统酱菜制作手艺、严振声与牧春花和林翠卿之间的情感波折,都引起了观众的关注。近日,何冰接受了记者采访,聊起了《芝麻胡同》幕后的创作故事。

  胡同、四合院的京味元素,跨越时代的年代质感,导演刘家成加主演何冰的主创阵容,让人们自然地联想到2018年北京卫视收视口碑双丰收的佳作《情满四合院》 。此次《芝麻胡同》碰撞出的火花也是“有滋有味” 。从上无老、下无小、不愁吃喝、不行就动手的“浑不论”傻柱,到有家有业、拖家带口的沁芳居东家严振声,同样的胡同院落,传递着不一样的京味意趣。对于京味儿的表达,在何冰看来这两部剧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人物,他形象地总结道,“他们一个是扬着脖的,一个是低头忍着的。 ”刘家成曾评价,京味文化在严振声身上的定位是更准确的。这样一个有家庭有事业的人,真正遇到事儿时会更加隐忍,或者说“惜命” ,不是那种一点就着的“爆发型”人设,何冰解释道,“当一个男人有产业、有家庭、有老人孩子、有老婆丫鬟,拥有这么多的时候,就相当于在生活这儿有抵押品,不敢直腰说实在的。 ”

  “家大业大”的严振声,上有京城老字号酱菜园沁芳居需要打理,下有芝麻胡同一大家子需要养活,可谓是个有身份的“爷” ,但也是个背着身份负重前行的普通人。身为东家老板,从采豆制坯到出产销售,各个环节要严格把关,传统技艺也是丝毫不落。剧中,有一段严老爷在酱菜缸上飞檐走壁的片段,让观众叹为观止的同时也有些忍俊不禁,“他是个丈夫,是个买卖人,是个儿子,仅此而已,在家里要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不在买卖铺子的环境下他就不是什么老爷了。我看到剧本后就告诉自己,不能仅扮演一个老爷。如果每个人都去演一个社会身份,那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 ”

  “家庭”始终是《芝麻胡同》想传递的核心理念,一家人有一家人的故事,一家人有一家人的因缘际会,正是因为“人”的存在,一起走过三十年风雨的《芝麻胡同》 ,得以展现出由岁月腌渍的醇厚滋味。对于何冰而言,当初接下《芝麻胡同》这个剧本,和刘家成导演合作得得心应手是一方面,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剧本的青睐。而在这之中,整部戏所设置的价值观念与戏剧框架,是何冰个人非常喜欢且认同的。“这是一个家庭戏,不管外面风雨飘摇、时代变迁成了什么样子,我们始终以一个家庭为阵地,我们一起迎接风吹雨打,重要的是我们团结与否。 ”何冰直言,生活中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人要跟自己搏斗,要去选择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活着,但总有东西需要坚持:“这部剧的一个价值观念就是:家庭至上,有一种深深刻刻的温暖藏在里头。 ”

  从1947年到1978年,从沁芳居酱菜园到公私合营成为集体企业,横跨几十载春秋,严振声也见证着新中国的沧桑巨变。何冰谈起严振声的转变时很坦诚地说,“其实严振声本来就是一个最普通商人的生活态度,他认为应该把家里的日子过得殷实,做一个正派人家,其实就这么简单。 ”但当严振声发现时代变化时,自己准备的招数已经有些应接不暇了。何冰以自己为例,“我们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我们目睹的就是改革开放这几十年,就要不断地调整自己,成长也是在调整当中完成的。 ”何冰提到了“宽厚”一词,来形容严振声的晚年,岁月和时间给予了他宽厚,那不是身份或地位带来的,大环境的变化也只是外在影响,严振声真正开始变得宽厚是缘于岁月的流逝,他更加懂得生活的不易,也是他人到暮年仍在不断接受成长的一个过程。

  几乎将自己半辈子献给北京人艺的何冰,去年此时正在为自己执导的话剧《陌生人》奔波忙碌,无需过多宣传便已座无虚席,观众用真诚的票房回馈舞台上赤子之心的何冰。回忆起自己的话剧之路,何冰谦逊的姿态甚至可以用“谨小慎微”来形容。“2000年在北京人艺演《茶馆》 ,第一次上场,首演结束之后真是背脊发凉。那会儿特别渴望成功,底下坐的都是专家、剧院的忠实观众,但演完下来觉得确实没达到自我期望的那样。 ”后来何冰离开《茶馆》剧组,也难解心中刘麻子没演好的遗憾。

  几十年来在自己身上一直没有变的就是对表演的心态,“到现在我还是那个23岁大学毕业等待职业选择我的心态,我依然会一接到工作就特别兴奋,没人找我就恐慌,没有变化。”何冰说。

再度演绎“老北京”的“精气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