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芝麻胡同 >

《芝麻胡同》收視節節高劉家成帶京味兒劇過江

/2019-03-25 19:26

  從《傻春》開始,九年中,導演劉家成的京味劇創作之路走得極為艱難。有人質疑京味劇北方味兒濃重無法“過江”,有人質疑他從不起用流量明星無法吸引觀眾,還有人質疑他總在追溯過去,故事不夠時尚新潮……然而,目前正在北京衛視熱播的55集京味兒年代大戲《芝麻胡同》上周末后來居上,登頂省級衛視收視冠軍。受眾不只是北京地區和中老年觀眾,許多南方朋友和年輕人也表達了好感。劉家成用“真情實感”總結了《芝麻胡同》成功的原因,“京味兒只是一個背景,但情感是共通的,這部戲從情感上下足了功夫,它打通的是現代跟過去的壁壘,沒有虛假,沒有強加,都是人物本身的。”

  回顧來路,近十年的京味兒劇創作生涯給予劉家成的,不止是對老北京人善良、局氣、包容更深刻的理解,還有一份從過去美好中期待未來的力量,“回憶過去的美好不是要回到過去,而是總結過去,展望未來。”對於劇作今后的走向,他自信地表示,隨著人物和故事的展開會越來越精彩,“收視會繼續走高,繼續攀升”。

  《傻春》《正陽門下》《情滿四合院》《正陽門下小女人》……提起劉家成,總是繞不開這幾部耳熟能詳的京味兒題材作品。事實上,執導筒近二十年來,劉家成作品的題材類型極為豐富,古裝、軍旅、公安、革命、都市生活,甚至偶像劇,都有所涉獵且成績斐然。然而,近幾年執導京味兒題材劇的成功,讓觀眾似乎忘卻了他其實是個“多面手”,以至於他曾放出風聲稱“京味兒劇都不接了”。但在遇到《芝麻胡同》的劇本后,“這個故事太抓人”又成了他新的理由:“我說壞了,又掉進這個坑了。”

  在劉家成眼中,“隱忍式”的男主角嚴振聲是《芝麻胡同》較過往京味兒劇最大的新意,更是老北京人的集中代表。他沒有《情滿四合院》中的傻柱痛快,但更帶煙火氣。“實際上北京人是比較惜命的。傻柱是個例,真正的北京人更多的是嚴振聲這樣的,他有責任,做事隱忍,看似優柔寡斷,缺乏勇氣,實則是被生活所迫,是肩上的擔子要求他遇事必須三思而后行。所以說京味兒文化在他身上體現得更准確也更真實。”

  除了人物對京味兒文化更為精准的體現,《芝麻胡同》對飲食文化的觸及,也讓這部年代大戲更加醇厚有滋味。“韓劇經常把菜拍得很美,我們京味也有啊。”作為老北京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小菜,醬菜制作工藝不僅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更是劉家成心中對人生歷練過程的最佳表達:“它不僅是對北京文化的一種表達,還寓意了一種人生哲理,所有的人生經歷都跟制醬的過程一樣,要經過歷練、浸透、磨煉才能散發出芳香,才能有好的人品、好的作品。”

  蓬頭垢面,舊襖大褂,胡同狹窄,院落破舊……解放前的老北京,似乎是《駱駝祥子》中的貧窮與落后,《龍須溝》中的頹唐與破敗,但《芝麻胡同》的精致與敞亮,完全顛覆了人們對舊時北京的認識與想象。“北京人最重要的一個特征就是講究,再窮也會有一兩身像樣的行頭,這是一種尊重,也是一種自我滿足。所以這次沒有表現臟亂差,因為人物本身是一個中產階級,也具備這樣的條件。”開襟小襖,刺繡旗袍,真絲長袍,珠翠配飾,《芝麻胡同》裡的穿搭,無不透露著那個年代的時尚與品位。“這些都是北京人在意的裡兒、面兒。我們也都有展示,包括瑞蚨祥綢緞庄,劇裡出現的皮鞋、布鞋、長袍馬褂,都是有講究的。另外我們在了解這一段歷史的時候,發現很多街頭都有不少時髦的女郎,現在看著都很時尚,在當時不亞於十裡洋場的上海灘。”

  《芝麻胡同》時間跨度長達三十年,如何精准地呈現時代變遷,如何真實地還原老北京人情風貌,再次成為劉家成需要解決的難題。為此,身為制作人的劉家成率領團隊,前后花費了大概130天的時間,在1:1的基礎上將景別放大,最終完成了16000多平方米的置景。“現實主義題材無非就是客觀真實的表達,這種真實來自於細節的真實。這部劇裡的胡同是實打實的胡同。為了讓劇情展現得更充分,四合院我們還特意加了一個跨院兒,包括沁芳居周邊,都是按照過去的大柵欄來設計的。”

  外有原汁原味的京腔京韻,內有隱忍質朴的京味情,《芝麻胡同》在故事上做到了“大事准確,小事細膩”,在細節上做到了“大事不虛,小事不拘”。《芝麻胡同》從四月乍暖拍到八月酷暑,最熱的月份還在拍冬天的戲份。為了讓演員少受點苦,劉家成特意准備了一個帶空調的“芝麻小屋”,讓大家能在拍攝間隙休整片刻。“當時的攝影棚裡一進去都有四十多攝氏度,但他們穿的棉褲棉襖,為了增加真實感,服裝設計做的全是新的,裡邊的棉花都是新棉花,特別厚。每拍完一場都跟洗了一次澡似的。”如今,再回憶那段有苦有累的日子,劉家成既有對演員們的心疼,也有一路走來的欣慰,“我們都是在全身心地付出,我們要互相對得起。”

  劉家成是娛樂圈出了名的好脾氣,用何冰、王鷗、劉蓓等人的話來形容,“劉家成應該叫‘劉靠譜’,他會始終控制自己,是一個脾氣秉性極其穩定的導演,也是一個特別能沉得住氣的人,更像是一個舵手,駕駛著一艘船,平平穩穩地開到最后。”面對如此贊譽,劉家成笑著透露了自己的控場技能——從不熬夜。“不敢熬夜,我會給自己做功課的時間,早上醒來還會再過一遍當天的細節,所以你是帶著准備來到現場的,會比較自信。我覺得發脾氣是一種心虛,你沒准備好嘛!”

  《芝麻胡同》此次沿用了何冰、海一天、方子哥等老搭檔,對他們幾位的表演,劉家成用“意料之中”來形容。“因為大家都很了解,溝通也會更簡單。比如何冰,因為人物身份的變化,你能看到他區別於傻柱的、完全不一樣的表演方式和人物塑造,一如既往的穩定、優秀。”而對於第一次合作的劉蓓,劉家成連連稱贊其“超出了預期”,“拿到劇本的時候,林翠卿這個角色我腦子裡閃現的就是她,沒變過,真的太准確了!北京女人的大氣、瀟洒,那種大大咧咧,在她身上都有,表演也是特別好。”

  不過,相較於何冰、劉蓓,劉家成對牧春花一角的選擇,令不少觀眾頗感意外。作為劇中當仁不讓的主角,身為廣西人的王鷗能否體悟京味劇中的風情?能否順利通過方言關?能否吃得了苦受得了累?著實都曾讓劉家成擔憂,但在接觸后,他發現這個南方妹子身上有著一股牧春花般天然的倔強與韌勁。“王鷗那麼能吃苦我是沒想到的。拍戲的時候高溫四十攝氏度以上,有時候我心疼他們,說這遍就過了,但是她好幾次找到我要求再演一條,真的讓人特別欣慰,我覺得我沒有用錯人。”

  《芝麻胡同》正在北京衛視熱播,日前,導演劉家成、演員馮文娟、侯煜、毛樂、白瀾走進福海棠華苑社區,與北京觀眾面對面交流這部“京味劇”台前幕后的故事。

  “我覺得《芝麻胡同》京味特別濃,我特別愛看,因為我從小就是在虎坊橋一帶長大的,所以非常親切。”“我今年84歲了,看這部劇看得特別入神,這劇講的是1947年的故事,雖然各位演員都很年輕,但是都演得非常入味、到位。”導演劉家成帶著幾位演員一出場,就接收到了現場觀眾的熱烈反饋,這也讓主創們倍感欣慰。

  《芝麻胡同》由劉家成執導,何冰、王鷗、劉蓓領銜主演,馮文娟、侯煜、畢彥君、方子哥主演,海一天特別主演。該劇以1947年北京沁芳居醬菜鋪為背景,圍繞老板嚴振聲、妻子林翠卿及一心為父親治病的牧春花,講述了三人之間的情感故事。因為哥哥幫自己去河北買大豆時路遇國軍搶劫而死,為盡孝道從小過繼給舅舅的嚴振聲,要在妻子林翠卿之外,為親生父親俞老爺子再娶一房媳婦,為俞家傳宗接代。俞老爺子看上了一心為父親治病的牧春花,雖然是因為孝道娶妻,嚴振聲和牧春花在接觸中感情漸深。1950年新婚姻法頒布,嚴振聲和牧春花離婚,在以后幾十年的歲月裡,嚴振聲、牧春花、林翠卿一家仍然相互扶持,風雨共擔。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芝麻胡同》收視節節高劉家成帶京味兒劇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