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遇见王沥川 >

幸运飞艇 遇见王沥川第19集剧情介绍

/2019-03-11 19:49

  小秋和沥川之间的氛围很尴尬,瑞内看出了端倪霁川却毫不知情。霁川让小秋看设计图,小秋自夸了一番自己的学习成绩却看不懂设计图。霁川连续让小秋做了几种不同的尝试,小秋都把事情搞糟了,甚至差点用手工刀刺到霁川,霁川又大发雷霆,沥川不忍小秋被骂,过来亲手教小秋做模型,耐心细致的样子瑞内都看在眼里,为了缓和房间的紧张,瑞内给大家拿饮料,却不小心用易拉罐砸到了小秋的额头还流了血,沥川急忙带小秋去处理伤口,若不是因为静文的出现,两人在小秋的房间门口差点吻上。

  霁川要准备一场晚宴欢送沥川,带上沥川一同准备了晚宴的菜品。晚宴上的菜品都很对静文的胃口,她拉着小秋一直在吃。趁着小秋离开的一小会儿,霁川走过去告诉静文她吃的菜都是自己做的,如果喜欢一个人就要抓住她的胃,他希望静文去了解他,静文心里虽然同意自己的胃是挺喜欢霁川的,嘴上却不愿意承认。

  沥川问候小秋,小秋却故意疏远沥川,但是沥川还是看到了小秋手上的指纹戒指。这时候静文打电话过来,小秋借此走开了,她跟静文说起见到了沥川,她自己根本不知道现在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沥川。

  萧观把艾玛送到医院,医生叮嘱他要好好照顾艾玛,流产对艾玛的身体伤害很大,萧观把艾玛接回家照顾,他想劝艾玛放弃这样的生活,艾玛却不愿意。艾玛在萧观的家里任意妄为,萧观想让艾玛离开,艾玛说起自己的父母,有钱却不愿意管自己,每年生日送她礼物,所以她觉得爱可以用礼物换,萧观好像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沥川问起少华小秋的的状况,得知小秋好酒贪杯以致神经衰弱,不知道小秋为什么会这样。沥川去找小秋让她不要喝酒,以老板的身份命令她却被小秋忽略掉。回到房间之后,李杰克找上门来,想要强行干预沥川的项目进度,沥川没有妥协,又是彻夜做项目设计。

  GMF的竞争对手在暗地里串通其他公司做标会投机,并且召集人员做评估GMF的能力,暗地里还有一些动作。早上的例会上,沥川提出要一些温州古代的历史资料,张少华让小秋为沥川提供相关的资料,小秋去图书馆查找书籍时被人跟踪,她所找的材料都被那人知道。

  沥川开车带小秋去现场,在车上找话题跟小秋聊天,却被小秋回绝,反过来讽刺沥川这些年对自己所做的,沥川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小秋阻止了。小秋和沥川勘察现场的时候,珍妮特拿着图纸找过来,小秋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珍妮特对沥川好,小秋在心里面把珍妮特当做沥川的女朋友,她认为沥川的选择是对的,借口要找书店自己走开了。沥川回去之后得知附近并没有书店,又开车过去找小秋,替她披上衣服把她带上车。

  小秋淋雨之后去桑拿房蒸一下,珍妮特也在里面。珍妮特跟她说起自己对沥川的爱慕,谈到小时候和沥川在一起,说现在自己一定会牢牢抓住沥川,小秋感受到了珍妮特对沥川的情谊。早上开会之后,珍妮特邀请小秋去房间喝咖啡,又说起沥川的个性,珍妮特想送给小秋一枚胸针,小秋却不愿意接受,珍妮特还挺纳闷的。

  小秋生病发烧了,静文打电话问她和沥川怎么样了,小秋却认为珍妮特和沥川特别合适,自己都想要放弃。

  沥川回国之后,爷爷担心他的身体,一直没有让他经手大项目。最近丽莎有一个在巴西的项目沥川本以为是霁川去,但是霁川说是交给了菲利普,霁川并不知道菲利普快要结婚,且结婚对象是不要他的露西,沥川还收到请帖,霁川不让他去,说让他记得吃药就去开会了。霁川走后,沥川就把药倒掉了,他接到陈律师的电话,告诉他小秋借走了二十万还留下了借条,沥川让陈律师将借条寄给他。这时珍妮特进来,看到沥川撒了一地的药,赶忙去帮他配。

  萧观赶到个旧去看望小秋重病的父亲,并且留下来一起照顾。但是两天后的心脏搭桥手术失败,小秋的父亲去世了,萧观陪在小秋身边很多天才回上海。家里只剩下小秋和弟弟小东了,弟弟说一定会照顾好她。小秋回到高中参加同学会,打扫的大妈告诉她四年前沥川曾经到过这里找她,还去到过她上课的教室,小秋在教室里想象一幕幕沥川在这里的场景,回家之后他给沥川发邮件诉说自己失去父亲的痛苦。

  沥川收到邮件之后再也忍不住,给小秋寄了一封只有一朵花的信。小秋知道了,沥川看了她所有的去信,小秋回信给沥川希望沥川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小秋放纵自己去酒吧,却没办法让自己甘心堕落。

  沥川收到小秋的邮件非常失落,他想回上海却买不到机票,霁川也因为他的身体不愿意帮他。萧观带着霁川按摩,想要拿到霁川手里的广告项目,霁川答应了替萧观推荐,也提出需要萧观往GMF派一个常驻翻译,萧观提出了叶静文。霁川认为可以趁机报复,一口答应下来。

  萧观跟静文商量去GMF常驻的事情被静文拒绝了,静文问起小秋愿不愿意去,小秋本来不愿意,静文好说歹说终于让小秋答应帮她。小秋下班后又去酒吧,萧观觉得小秋上班精神很不好就跟着她去酒吧,等了好一阵小秋没出来,萧观进去就看见小秋已经喝得烂醉,想要带她离开却被小秋当做沥川大骂,直到小秋醉得不省人事才把她带回去。

  小秋第二天醒来去跟萧观道谢,并主动请缨去GMF做常驻翻译。小秋进到GMF工作,在餐厅遇到艾玛,艾玛跟她说萧观在追求她,小秋并不愿意相信。张莹也过来开玩笑说小秋是萧观的新女友,这时萧观过来了,邀请小秋去吃饭,小秋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

  霁川见到小秋,对她的印象仍是用鸡蛋砸车的女生,不仅让她改英文名叫苏菲还让她做跑腿小妹,加以各种繁重的工作。小秋上班时张莹提到了沥川的英文名是AlexWong,小秋正准备看看沥川的工作邮件就被霁川叫去参加舞会。

  在舞会上,霁川也说大家都知道小秋是萧观的女朋友。霁川把中奖的手机送给小秋,小秋拒绝了,霁川嫌弃小秋用的红色手机,小秋告诉他这个手机的一些渊源,在不经意中还叫了她自己的的英文名安妮。霁川回去之后给沥川发了一些公司同事的照片,缓解他不能来上海的思念,沥川在照片里找到了小秋的身影,循着线索打电话过去发现真的是小秋,沥川不敢跟小秋说话。

  小秋在网上写一部名叫《沥川往事》的小说,静文是她的铁杆粉丝,为了让阅读量上去还让她增加情节说沥川得了癌症什么的,小秋确实照做了,她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对沥川的感情。小秋的故事写完了,阅读量上去之后小秋反而担心有点玩大了。下班的时候,萧观来接她去吃饭,小秋本想拒绝,却抵不过萧观的再三邀请。去吃饭的路上,萧观跟小秋表白了,小秋选择了逃走。回到家之后,小秋回想起和萧观的种种,她发现自己可能撑不下去了。

  沥川去找爷爷拿护照,不仅没能成功还和爷爷吵了起来。正好珍妮特在和爷爷谈项目,爷爷留下珍妮特和沥川谈,沥川表示自己会想办法。

  GMF上海分部出现了设计图泄露事件,只有沥川才能弥补,但是爷爷为了沥川的身体仍然不让沥川过去,珍妮特跟爷爷说了很久,希望能帮助沥川去上海,并且自己也想随行过去。

  沥川去医院做了复诊,医生只是让他好好休息。回到家中沥川在练习向小秋求婚,却接到霁川的电话。霁川急匆匆赶到沥川的家里,说沥川的身体出了问题,医生让他尽快回瑞士手术,并且已经订了明天一大早的机票。得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后,沥川一遍遍的翻看小秋的照片,回想起两人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想给小秋写信又放弃。时间已经很晚了,沥川还是忍不住去了小秋的宿舍门口想要见一见小秋,小秋虽然疑惑沥川这么晚来看自己但也没多想,两人隔着宿舍大门诉说相思,还约定明早一起吃早餐。分别之后已经凌晨,沥川仍去超市买菜,为第二天的早餐做准备。

  一早起来,沥川就开始精心准备早餐,每一个细节都非常注意。小秋来到沥川家门口,本来有钥匙的她按了门铃又藏起来,沥川陪她在门口闹了一阵之后两人才一起进去。看到精致的早餐小秋很是惊喜,沥川犹犹豫豫很久还是告诉小秋自己今天上午就回苏黎世,小秋问起原因他只是说工作有些事,并且不知归期。小秋一开始不愿意相信,相信之后也没有往不好的方面想,但是沥川却一直愁眉不展,最后只能抱着小秋寻找依靠。不知情的小秋快乐的吃完沥川做的早餐帮他一起收拾行李让他不用带自己的相册,沥川心中知道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坚持带上了相册,他紧紧的抱着小秋亲吻她,小秋以为沥出这样只是因为不舍。两人在机场送别时,沥川说在这里分手,小秋不让他说分手沥川答应之后过了安检。沥川在候机室给小秋打电话,说他可能不会再回上海了,在房间的床头留了信,跟小秋分手让她照顾好自己。小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去找沥川却被拦在外面,她给沥川发了很多的信息一直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沥川乘坐的飞机起飞了,小秋回到利川居住的房子里,却只在信上看到一个电话,打过去之后是一位姓陈的律师接的,她被告知得到了沥川留下的两处别墅,并且沥川留了一笔钱在律师那里可以让小秋随时支取,小秋拒绝了沥川的一切馈赠,丢下陈律师的电话含泪离开了沥出的住所。

  小秋去GMF打听沥川在瑞士的电话,张莹告诉她艾玛知道总部的联系方式。小秋找艾玛,艾玛让她用一万五的现金交换,小秋答应了。小秋取完存款只有五千,中途还差点被小偷偷走,后来遇到了萧观问萧观借了一万才凑足钱去艾玛那里换到电话。但是沥川并没有接电话,小秋很痛苦,沥川也是。小秋回到沥川的房子里想念他,自己去和沥川一起看过电影的地方看喜剧电影笑着哭。

  小秋在操场上呆坐着,静文过来劝她一切都会过去,小秋根本听不进去,静文只能告诉她,从霁川口中得知沥川在瑞士又女朋友的是,小秋终于答应重新努力奋斗,尽管这样也只是为了让沥川回来更爱她。沥川离开一个月了,小秋依旧坚持给他发邮件,此时沥川却被病痛所折磨着。沥川离开的日子里,小秋和静文成了好朋友,半年过去了,小秋的生日到了,沥川的生日也到了,小秋发邮件祝沥川生日快乐,沥出每一封信都找人念给他听,却不愿意回,他不愿意小秋因为他的离去伤心。

  小秋用半年的免费劳动还清了在萧观那里借的一万块,萧观提出请小秋吃饭,在萧观的眼里小秋看到了不同于朋友的感情。沥川病情稍有好转,在家里找了老师学习中文,爷爷一直在家里监督沥川吃药休息,沥川收到小秋的邮件,她已经保送了研究生。

  四年过去了,小秋仍会对着指纹戒指想念沥川。小秋和静文毕业之后都进了九通翻译社,静文成为公关主力,小秋则是翻译骨干。沥川回到了中国,霁川却不让他一起去上海,还告诉他给他配备了两个助理,其中一个是爷爷的助理珍妮特,两人是曾经的情侣,但是一见面沥川就告诉珍妮特结束的就结束了,沥川在珍妮特走之后打开小秋的邮件。霁川硬拉沥川去参加和丽莎的会面,丽莎给了两兄弟前所未有的认同和优惠,却让他们感到不安,互相调侃丽莎是不是看上了彼此。

  小秋正要参加一场翻译的时候接到电话说爸爸突发心肌梗塞,需要小秋赶紧回去并带二十万救命,小秋放弃了工作回到沥川留下的房子。她只能找沥川留下来的律师电话,借了二十万赶回家救爸爸。萧观赶到现场之后会议已经取消了,萧观打电话对小秋发火,在小秋告诉他是因为家里的事之后连忙像小秋道歉,他还订了机票去昆明照料小秋。

  小秋在医院照顾生病的父亲,父亲却不愿意她浪费钱,这几年还省吃俭用给小秋存了两万块嫁妆。

  小秋在火车站排队买票却不敢告诉沥川,只能骗沥川自己在图书馆。沥川听到火车站的广播小秋才坦白自己排了一晚上的队卖票,沥川想帮她却被她拒绝。排了两天一夜,小秋正跟旁边的大叔聊天,沥川专程赶回来陪她。好不容易排队到了,小秋却因为钱包掉了不能卖票,沥川极力劝说,才让小秋答应明天给她买机票走。小秋跟着沥川回到了家里,等她睡着之后沥川发现她的行李箱坏了,偷偷的把小秋的行李拿出来放到自己的行李箱里。

  第二天,沥川送小秋走之后自己优回到了厦门。小秋打电话给沥川报平安,沥川告诉他自己在她的行李箱里放了银行卡让她备用,小秋很感动,但是因为惧怕父亲生气,她让沥川不要给她打电话。

  小秋买菜回家碰到了爸爸在门口等她,问她为什么会坐飞机回来,小秋晕机他以为是小秋怀孕让她去医院检查,还拿出小秋的手机和沥川给的卡,小秋发现爸爸翻了自己的箱子。趁着小秋整理箱子,爸爸给沥川打了电话让他跟小秋断绝来往,说完摔了手机。小秋跟爸爸争吵起来,还被打了,不让她出门。

  沥川决定去找小秋,到个旧之后却一直找不到小秋,坐车路过小秋家门口时也错过了。他打算在小秋的高中再找不到线索就回昆明。小秋想找机会出去给霁川打电话,却被爸爸说没有清白,小秋一气之下自己骑车去昆明找姨妈。小秋骑了一天一夜的车到昆明就给沥川打电话,才知道沥川也在昆明,两人在昆明见面了。小秋告诉沥川自己跟粑粑吵架了跑来投奔姨妈,沥川想去个旧小秋家提亲,小秋觉得时间还早阻止了他。

  小秋打电话给姨妈让她放心,决定陪沥川一起过年三十。回到酒店,小秋才知道沥川已经在昆明待了半个月,而且沥川因为紧张过敏,身体非常虚弱,仍然想要带小秋回去跟爸爸缓和关系,小秋不想回去认错,沥川想和小秋现在就结婚,生米煮成熟饭。

  一晚上过去,沥川烧也退了,身上的红疙瘩也好了,小秋知道之后特别开心,依偎在沥川的怀里,告诉沥川自己特别害怕身边的人生病,因为妈妈的离世给了她很大的打击,沥川将小秋的话记在了心里。沥川送小秋去姨妈家拜年,两人在楼下依依惜别的时候正好赶上姨妈全家从外面回来。见到沥川的第一眼,姨妈就注意到了沥川杵着拐棍,再加上小秋为他跟爸爸闹翻,姨妈对沥川没有好脸色。小秋看见姨妈这样,准备告别姨妈陪沥川一起离开,在场的其他人见状不对,赶紧让小秋带着沥川一起去,沥川也宽慰小秋才让小秋答应上去,不过沥川得和她一起去。

  在楼梯口,姨妈故意挖苦沥川让他不要勉强自己的腿,小秋确是真担心沥川会吃不消,沥川笑笑表示自己可以。在上楼梯的时候,沥川的鞋带掉了想自己系,小秋坚持要帮沥川系,并且上楼的时候一直在他身后保护他,小秋对沥川承诺以后会好好照顾他,沥川非常感动。来到姨妈家,姨妈变着方问沥川的收入,还试探沥川对小秋的感情,多般为难之下沥川也没有在意,他还主动去帮姨妈切菜做饭,看着沥川熟练的操作厨房的一切,姨妈在心里对沥川的感觉逐渐有了改变。一家人吃完饭之后,姨妈把小秋叫到一边,问起沥川的腿,小秋告诉他沥川是因为车祸致残,姨妈虽然同情沥川却担心小秋以后没人照顾,小秋说服姨妈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她还让姨妈帮忙跟爸爸说情。姨妈打电话给小秋的爸爸,先让小秋自己跟爸爸道歉,接着再由姨妈说情,这样一来总算让小秋爸爸的态度软了下来。小秋高兴的从姨妈家出来,带着沥川去吃过桥米线逛昆明,还做了指纹戒指。小秋想和沥川拍合照,找人帮忙拍照的时候却被人抢了相机,她追了一路抢回了相机只是为了里面两人的合影,沥川很心疼小秋。

  霁川去静文所在的咖啡厅,到处挑咖啡厅的毛病,静文气不过,故意把咖啡洒了霁川一身,霁川气得跳脚缺没有办法。萧观去跟霁川谈合作的事,给了很大的优惠拿下了GMF的全部翻译,萧观还在霁川面前为艾玛说情,霁川答应留下艾玛。背着沥川,霁川发出了裁撤翻译部的命令。

  沥川和小秋刚回到上海,霁川打电话让她去见丽莎,沥川以休假拒绝了,霁川只能催他赶快去医生那里复诊,沥川也只是应付了事。小秋和沥川在上海的生活很幸福,白天一起做事,晚上沥川会给小秋读《追忆似水年华》哄她睡觉。

  沥川送小秋回去,小秋要提前下车,沥川一路陪小秋走回去。回到宿舍门已经关了,小秋要爬门,沥川不让,趁着沥川叫人开门,小秋从侧面爬围墙进去了,沥川目送小秋离开。

  小秋在学校跑步遇到静文,静文没理她,之后小秋就接到咖啡店老板的电话说她被开除了。小秋去店里请童越帮忙说情,童越暗示她是静文做的手脚,临走时静文示威,小秋拿着自己的工资走了。回去的路上,小秋的舅舅打电话催债,小秋感叹祸不单行。沥川去咖啡店喝咖啡,静文又跟沥川搭讪,沥川问起小秋,静文骗说小秋辞职了。

  小秋的发夹落在了沥川家,沥川打电话给小秋说还发卡的事,问起为什么辞职,小秋说是因为期末的原因,利川担心小秋会遇到生活困难,请小秋做她的中文老师,小秋答应了但不愿意收他的钱,让沥川替她改论文作为交换就好。

  沥川去学校找小秋学中文,在图书馆门口进不去,打小秋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却在门口遇到了静文,静文骗沥川小秋出去了,其实小秋一直在图书馆等沥川。等小秋发现手机坏了的时候已经离约定时间过去很久了,小秋只能去修手机,营业员让她换,小秋没舍得。

  回到学校,学姐陈美娟跟小秋说萧观有个口译的急活儿找她,学姐为了帮她还跟萧观说她舅舅是画家。小秋问学姐借电话跟沥川说明了情况,就被萧观接去画展了,中途萧观还给小秋买了衣服。萧观在画廊和沥川寒暄,小秋被当做画家的侄女推出去,和GMF的上海CEO沥川见面,两个人尴尬地握手。

  随后小秋和沥川聊天,小秋跟沥川坦白了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画家的侄女,沥川很欣赏她的诚实,紧接着小秋又吹嘘自己对绘画有着很高的直觉,沥川就让她阐述一下对面前的后现代画作的理解,小秋的阐述受到了沥川和周围人的认可,沥川又让她看另一幅心脏的绘画,小秋突然晕了过去。

  沥川和萧观送小秋去医院,萧观本想留下来照顾小秋,却被艾玛打电话叫走。萧观赶到酒吧看见艾玛已经醉倒,她被有妇之夫唐骞甩了,萧观带着艾玛出来,唐骞找上门来摔了艾玛的手机,萧观因此跟唐骞大打出手,艾玛却责怪萧观让她不能再跟唐骞见面,萧观气急离开。

  沥川了解到小秋是因为看见妈妈生产弟弟时大出血,才晕血,他握住小秋的手鼓励她通过脱敏治疗战胜自己。小秋问起沥川的学习工作过程还有家里,沥川都一一相告,还开玩笑逗趣,两个人相处得很愉快。

  小秋从医院出来已经晚了,沥川带到到自己家里暂住。在沥川家里,两人聊起沥川对自己设计的作品的感受,聊起沥川的胡子,沥川养的猫。小秋沥川来到书房,看到书架上的《追忆似水年华》,沥川说这本书很催眠,还讲解了《追忆似水年华》的一些片段,小秋感到困意,因为自己的包落在萧观车上,问沥川借了衣服去睡,却因回想和沥川的点滴而睡不着。沥川一直在工作,小秋起来给他送牛奶过去,两人在书房接吻了,沥川恋恋不舍的让小秋回去睡觉。

  恰巧这天小秋的爸爸来找她,在女生宿舍门外等到晚上也不见人,却遇到了回来的静文,静文告诉他小秋有了男朋友而且经常夜不归宿,爸爸在宿舍大门外坐着等了一夜。

  早上起来,沥川带着小秋一起放飞纸飞机。小秋的礼服卡住了,沥川帮她弄开,两人甜蜜的抱在一起,沥川还答应小秋买一面穿衣镜放在屋里。小秋要回学校,沥川送她回去准备给她买几套衣服。

  萧观去公司,一大早就见到艾玛在等他。小秋去萧观那里拿落下的东西,萧观打算送她回去,艾玛主动送小秋回去,还告诉小秋萧观送她的衣服很贵,小秋却不知道价格。静文拿着沥川给的名片找到霁川,应聘他的中文老师,霁川不仅拒绝了静文还让她不要再找沥川,说沥川在瑞士有女朋友,静文骂了霁川一顿还给了他一巴掌。

  小秋教了沥川中文就回到学校,在门口遇到爸爸,爸爸追问她的去向还对小秋提的衣服横加指责,小秋不知道怎么解释。沥川回到公司,听霁川说爷爷又催他回去,沥川说自己还要去厦门出差,让霁川再从爷爷那儿多要几个月。沥川出差前去跟小秋告别,还给小秋带了小礼物,两人在门口一直不舍得分开。沥川走后,小秋打开礼物,沥川送了她一部手机。

  静文参演的文艺节目因为吉他手拉肚子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有人提议让小秋伴奏,静文认为她跟自己有矛盾想要拒绝,其他同学坚持去找了小秋。小秋的出现帮静文挽救了局面,静文去找小秋和解,想到霁川说沥川有女朋友,她让小秋睁大眼睛。

  完成翻译之后,公司的助理私吞小秋和沥川的工资,沥川为了帮小秋拿到翻译款和助理大打出手,直到经理来才解决了纠纷。出来之后小秋把钱都给了沥川养家,还给沥川受伤的手贴了创可贴。沥川请小秋吃饭,小秋为了省钱带着他一起坐公车,在公车上也认真看词典,沥川欣赏小秋的努力,长时间的公车让沥川的腿吃不太消,他却自己忍着。下车之后沥川带着小秋去了一家曾去过的餐厅,高昂的消费让小秋觉得沥川太浪费,还怀疑他是因为挪用公款才被开除,最后依依不舍地吃完了剩下的一点食物。分别的时候沥川得知了小秋家里的情况不太好。

  小秋晚上去咖啡厅上班,看到静文一脸灿烂才知道是CK君来了,童越让她去给CK君加咖啡,小秋看见是沥川,惊吓之余把咖啡洒在了沥川的电脑上,沥川为了避免小秋受到责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小秋要赔给他修理电脑的钱,沥川越拒绝小秋越坚定,沥川只得无奈地离开了,小秋因此被静文责怪。

  沥川的司机傅师傅趁着孩子周岁给沥川送了一篮子红蛋,感谢他能够让自己重新工作。傅师傅走之后霁川就进来了,为沥川替方适集团垫付了两千万感到气愤,沥川愿意相信老总丽莎的人品霁川却不放心。正好方适的老总丽莎来到上海,霁川叫上沥川一起去面见丽莎。丽莎提出希望沥川去青岛总体把控,沥川答应去青岛四个月。霁川提出要丽莎提出提供一份合同作为GMF帮方适垫两千万的凭证,丽莎没有答应,沥川不得不怀疑丽莎可能会遭遇意外导致两千万的欠款毫无依据,丽莎非常生气并告到了爷爷那里。爷爷打电话责骂兄弟二人,让沥川回到瑞士,沥川因为有丽莎的项目想要拒绝,爷爷为了他的健康不断催促。丽莎最后如沥川料想的还了两千万。

  小秋在电脑城打听修电脑的费用,被两千块的修理费吓到了。这时萧观打电话约小秋吃饭,把翻译费给她也想招揽小秋到九通工作,小秋说自己要考研之后萧观同她说起了自己在上海的成长史。

  沥川又到咖啡店喝咖啡,静文想搭讪却没有成功。小秋看不过去,跟静文说沥川是外企司机,幸运飞艇 结过婚还有孩子,童越和小秋都不相信。小秋把电脑的修理费赔给沥川,沥川跟小秋说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小秋很生气责问沥川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自己,警告沥川以后不准再出现在咖啡店。沥川托童越把之前小秋给她的钱还给小秋之后就自己走了。

  沥川回家收拾去青岛的行李,在西服的口袋里发现了小秋之前画的地图,想起两个人之前的经历,好笑又无奈。

  宴会上,张少华宣布了沥川和珍妮特明天就会回苏黎世的消息,小秋实在难以接受,自己去酒吧喝酒发泄,沥川看到小秋不见了,急忙跟出去找她。在酒吧里,沥川看到了小秋刚想走开却发现有两个人对小秋有歹意,他放心不下过去劝小秋走,小秋并不听劝告,她一心只想让沥川给自己一个四年前消失的解释,沥川给不出来,小秋为了留下沥川撕了他的机票和护照,但是沥川还是狠心离开酒吧。小秋喝完酒出来,沥川一直在外面等她,在外面的沥川想起小秋这段时间的坚持很心痛,身体也出现了不适。小秋哭打着沥川,让他不要管自己,沥川将小秋紧紧的抱在怀里,带回了酒店。

  丽莎让李杰克再去找萧观,想用钱让萧观妥协。丽莎又问起温州的项目,得知沥川要走人之后非常生气,让李杰克一定拦住沥川。沥川送小秋回来之后,遇上了李杰克,李杰克以丽莎的名义留住沥川,沥川虽然不满丽莎的压迫也答应尽力留在这里。第二天珍妮特去找沥川准备出发,才得知沥川要留下,虽然沥川说是因为珍妮特施压,但是珍妮特坚持认为是因为小秋,珍妮特想要告诉小秋沥川的病情,却被沥川阻止,珍妮特气急出走。

  小秋早上在外面吃饭,碰到一个自称沈鸿的建筑师向她高价收买沥川的图纸,小秋严词拒绝了。回到酒店之后,小秋发现自己的房间被翻过了,静文劝她别多想,但是小秋始终觉得不对劲。小秋洗手间捡到了珍妮特的戒指拿去给她,珍妮特告诉她沥川迟早会回瑞士,想要小秋死心,小秋却告诉珍妮特,自己不同意沥川回去,沥川就不会回去。

  张少华突然召集碰头会,告诉大家新方案可能泄密,并拿出小秋和沈鸿在一起的照片,将矛头指向她。

  收起地图沥川去了青岛,静文在店里一直想着她的CK君。沥川从青岛回来之后,在路上看见小秋被人抢劫抱着包死不放手,赶忙下去帮忙。他语带责备地告诉小秋,应该丢下包以生命安全为重,小秋告诉沥川她不放手是因为包里放着还给他的钱,沥川不肯收小秋的钱,为了让小秋放心让小秋请他吃饭。

  在大排档,小秋问起沥川做翻译的感受,沥川用掉价来形容,小秋不太懂,沥川跟她解释自己的身份是那家建材公司上面很多层的领导小秋才明白,并决定原谅沥川,两个人达成和解,小秋还邀请沥川再去咖啡店。他们还聊起了彼此的家庭,沥川知道了小秋还有弟弟,小秋也知道了沥川父母双亡,霁川是他哥哥。聊着聊着小秋喝醉了,沥川只能把她带回自己家安顿在客房,自己去工作。小秋半夜醒来看见陌生的环境,四处查看看到了沥川在喝牛奶,也第一次看到沥川缺失的一条腿,两个人都很尴尬。沥川让小秋去睡觉,自己明天送他去学校,小秋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小秋早早地自己走了,为了沥川能好好休息,她并没有叫醒他。沥川起来,看到小秋做的早餐和留的纸条,感觉很温暖,霁川过来要吃沥川的早餐,幸运飞艇 他不愿意。霁川让沥川去参加一个画廊的展览,沥川本想拒绝,因为霁川有事还是答应了。

  沥川又去咖啡店,静文想跟他搭讪又没有成功。小秋的休息时间沥川去跟她聊天,原来沥川中文水平的巅峰是九百多汉字,现在更差,所以他不知道《长恨歌》,也不知道白居易。沥川还是把钱给了小秋,小秋也不再推辞,沥川走后静文让她别抢沥川,还说了难听的话,小秋忍不下这口气,当着静文的面请沥川去看电影,沥川答应了。

  小秋跟沥川出来,看小秋打喷嚏,沥川给她披上了自己的外套,披上衣服的时候小秋在心底问自己真的没有动心吗。沥川开车一路上高速带着小秋去影城,看影片的时候小秋说自己会相骨,说沥川骨相很好。沥川知道了小秋怕血,看《沉默的羔羊》时,就一直逗小秋电影的片段哪里哪里有血。

  王沥川,瑞士出生,美国长大,著名建筑师。精通多国语言的他唯独对拙于汉语。外形俊朗,性格温润,虽略有腿疾却不乏追求者,周围的女同事对他都有好感。沥川还有一个亲兄弟霁川,相比与沥川精与设计,霁川则在行政上别有长处,是个硬朗派的领导人,与沥川关系很好。幸运飞艇 沥川在GMF的上海分部工作,今天霁川从瑞士总部过来,沥川亲自去接他,两人一见面就互相调侃。

  谢小秋,名校英语专业学生,外形条件虽不算出色但活泼俏皮。家境贫寒经常在外做兼职补贴用度。这天,小秋在小兔咖啡做兼职,样品发光之后却没有完成既定的任务,在咖啡馆门外练习时碰到沥川和霁川开车经过,小秋对他们宣传,霁川几句调侃被小秋认为是流氓,霁川不服气下车找小秋算账。小秋把杀虫剂当成彩带瓶喷向了霁川,霁川找来老板投诉小秋,沥川本想从中调解,霁川却不依不饶,老板提出免单解决纠纷,小秋也愿意清洗西装却没有得到霁川的谅解,老板只得解雇小秋,沥川觉得不忍却没能劝住霁川。

  这次霁川回来的目的,是把沥川叫回去做瑞士的项目。而这个项目是总裁爷爷指定一定要沥川回去亲自负责。沥川非常不想到霸道的爷爷身边工作,只能拖多久算多久。小秋向老板娘讨回自己的工资,恰好被济川看到便帮她从地上捡起了钱。两兄弟喝完咖啡出来看见小秋倚车上等他们,她当着两人的面把生鸡蛋砸到车上就跑,霁川非常生气,但沥川却觉得这个女孩很有趣。

  霁川到公司之后,对公司人员繁多无用感到非常不满,他去找沥川,而沥川恰好接到了爷爷的电话,他帮霁川骗爷爷说接到了爷爷送的油画。爷爷让沥川好好休息,并且给了沥川三个月的时间交接,而油画实际上被爷爷拿到。沥川把所有行政的事物都交给了霁川,并让霁川代为参加酒会,霁川正好的以开除冗员,他对翻译部的存在也是不满,准备把翻译工作外包出去。

  小秋跑开之后接到弟弟的电话,弟弟的学费和家庭的债务让小秋忧虑不已。丢了工作的小秋找到学长童越,去咖啡做晚班兼职,童越刚被提升为晚班经理,爽快的答应了小秋。小秋来到新的咖啡馆,看见了家里有钱的英文系系花叶静文也在这儿打工。听童越说她是老板的侄女,来这里打工只是为了能看到男神CK君。童越跟小秋说起CK君给的小费很多,但是有些瘸,小秋对他也有些兴趣。

  在酒会上,九通翻译的社长萧观风流得意,四处逢源。遇到了曾经的女朋友GMF的艾玛,艾玛为了在霁川面前表现,将萧观介绍给了霁川,霁川直言要将公司的翻译业务外包出去,让萧观到公司谈生意,艾玛没有想到自己的引见居然威胁到了自己的饭碗,对萧观又打又骂。

  小秋在学校遇到师姐陈美娟,请她帮忙找翻译的工作。陈美娟介绍小秋去GMF应聘九通翻译社临时翻译的活儿。第二天小秋去应聘,看见艾玛和萧观在办公室亲热,萧观用杜甫的诗考验小秋,小秋的翻译让萧观满意,让她明天去GMF承担临时会议的口译,并说自己明天接她去公司。艾玛觉得小秋土气,萧观却对小秋的翻译能力很感兴趣。

  小秋为了GMF的翻译工作四处寻找工具词典,却在取字典时被沥川抢了先,小秋认出沥川。

  小秋通过沥川看的书确认他就是司机。小秋想从沥川手里拿到字典,又是换书又是考单词都没有成功,最后沥川给她三十秒时间陈述想要书的理由,最后因为今天是小秋生日让给她还帮她付钱,小秋请沥川在书上签名留念。沥川回到家霁川已经等候多时,做饭做蛋糕还送给沥川自己织的红色围巾,原来今天也是沥川的生日。

  萧观接小秋去GMF翻译,两人聊起学校的叶嘉文教授和一些其他事。小秋到达GMF之后却发现之前她大骂流氓的人竟然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也是自己今天的服务对象,小秋赶紧跑出去化妆,撞到沥川却没有发现。小秋化完妆之后回去又遇到沥川,却被沥川一眼认出,沥川好奇小秋为何对自己和霁川的差别如此大,小秋一说他才知道他被当成司机了。

  霁川开完会出去找沥川签字,沥川问起小秋的表现,霁川反映还不错。中午吃饭的时候,沥川和小秋在餐厅又相遇了,沥川还帮小秋避开霁川。小秋吃饭时听到张莹和同事聊八卦,得知司机被炒、翻译部也危险的事情,从GMF员工的嘴里听到霁川的各种负面评价,经过张莹提醒才看到自己的餐和沥川的端错。

  小秋出公司被霁川拦下,霁川认出她并让小秋去擦干净被鸡蛋砸的玻璃,小球一开始不答应,霁川用打电话给萧观威胁,小秋虽不情愿还是听话擦了车。霁川回去被沥川拦住,阻止他继续裁撤公司人员,两兄弟在大厅打闹起来,最终霁川答应只要沥川回瑞士就停止裁员并召回辞退的员工,这一切都被小秋看在眼里。

  沥川出门看见小秋在擦玻璃,小秋以为他被辞退用诗词劝他,沥川却完全没有听懂。小秋要跟沥川建立同盟,把自己手里的活分给他,还留了电话和姓名愿意随时给沥川提供帮助。小秋晚上去咖啡店打工,看见叶静文情绪不对,童越告诉她是因为CK君没来。

  霁川看着沥川凌晨三点的时候还在工作,生活环境一成不变,他劝沥川享受生活多休息。沥川早上起来看到小秋塞给自己的电话打电话给她,说下午要等她一起工作,小秋下午刚好有一份翻译,就带上沥川一起去。两人在街上走了几圈都没有找到路,小秋拿出自己画的地图沥川收了起来,决定自己带路。沥川和小秋到了之后,美娟才急忙告诉他们这次的翻译对象英语都不标准,有很重的欧洲口音,幸好沥川精通多国语言才救了急。

  在会上,张少华和珍妮特一起指认小秋是泄密者,珍妮特还提出小秋曾经偷偷进入过沥川的房间,小秋没办法为自己进沥川房间做了什么而辩解,珍妮特咄咄逼人,这时只有沥川站出来为小秋说话,珍妮特却坚持要让爷爷来做定夺。在沥川的坚持下,小秋需要接受内部调查却得以避开了司法调查。小秋接受了这个结果,珍妮特还特有警告她不要再接触沥川。

  小秋吃饭的时候感受到了周围舆论的压力,静文在另一边坐着却不能过去找小秋,只能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还在关心着她。静文找张少华说翻译资料的事情,正好听见张少华和萧观的谈话,张少华说小秋是商业间谍,萧观也相信小秋的人格。结束之后静文为小秋说话被张少华挡了回来。

  萧观知道事情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小秋安慰,让小秋先回上海,等调查清楚再回去,小秋不愿被人当做畏罪潜逃,他还告诉小秋只要在GMF受了委屈随时都可以回到九通,小秋对他很感谢。李杰克又去找萧观,提出以五千万交换萧观回去参加下个月丽莎的生日,并承认自己是丽莎的儿子,萧观提出要有一个盛大的场面,李杰克答应下来。

  小秋自己一人在餐厅吃饭,沥川过来之后拒绝了珍妮特的邀请坐在了小秋对面,问小秋打算什么时候离开GMF,小秋表现了自己的坚决。爷爷打电话过来催沥川回去治病,沥川仍然坚持要留在这边一段时间,霁川又问他与小秋、静文的关系,沥川说自己跟静文根本没有很多交集,霁川才知道之前静文之前是骗自己。

  霁川去健身中心学跆拳道,却碰见了小秋和静文在聊八卦,幸运飞艇 静文怀疑霁川是同性恋还娘,霁川去找静文算账,提醒她不能跟小秋说话,静文替小秋抱不平,跟霁川约跆拳道比试,把霁川狠狠的打了一顿。小秋把霁川送到沥川那儿,沥川让小秋帮忙拿酒,小秋以不能跟建筑师说话拒绝走掉了,留下沥川替霁川处理伤口。

  静文去找霁川拿会议材料,霁川刚开始一直对着静文表现自己的谦和礼让,静文本来已经对他有些好感,却发现霁川仍是在戏弄她,得知不仅自己受伤之后就对嘲笑静文,静文一气之下又把霁川摔倒在地。静文走后,沥川爬起来才看到桌上静文拿来的跌打损伤药。

  萧观谢谢艾玛每年今天都会在江边陪她,艾玛不明白为什么萧观的父亲会投江自尽,萧观回忆起父亲死前的一幕幕十分伤感,艾玛为了安慰萧观在江边大喊萧观的父亲回来,笑称替他招魂。

  静文找张少华问起工作安排,没想到第一件任务就是让她去接霁川,并且让她做霁川以后的口语翻译。静文去接霁川和瑞内,一见面霁川就为难静文,让她拿东西,结果静文不小心打碎了霁川给她的模型,霁川说着就要让静文走人,静文并没有服软,瑞内从中劝解才总算没有打起来,但是两人不欢而散。

  小秋在酒店大厅遇到沥川,沥川告诉小秋,静文和霁川起了矛盾两人分开回来了。小秋在门口遇到了瑞内和霁川,沥川在介绍瑞内和小秋认识时,瑞内想到自己在苏黎世替生病的沥川念邮件,落款的姓名就是小秋。小秋决定自己在酒店大厅等静文,让霁川他们先回去,沥川让霁川跟静文道歉,霁川不愿意,沥川又倒回来跟静文道歉。这时,小秋刚好从静文手里拿到了沥川房间的备用房卡,准备偷偷去删掉沥川电脑里的《沥川往事》,碰上返回来的沥川,应付几句之后小秋就拉着静文走了。

  小秋偷偷去沥川的房间删《沥川往事》,试了很多次之后用“LDW”打开了沥川的电脑,这是他们在云南时一起去吃点过桥米线店名,小秋明白了这么多年沥川一直没有变过。这时沥川和霁川过来了,小秋躲进了沥川的衣柜,沥川赶走霁川之后自己一边听音乐一边看资料,小秋则在柜子里面用沥川的衬衣包裹着自己,呼吸沥川的味道。沥川在外面念起了《追忆似水年华》,小秋跟以前一样睡着了,沥川早已经知道小秋在这里,把小秋带出来让她在自己床上睡了。睡着时小秋摸了沥川的胡子却只敢把这当做梦,沥川一直坐在边上看着小秋睡觉,他注意到小秋手上的指纹戒指。

  小秋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沥川的卧室睡着了赶紧逃跑,去看见沥川已经坐在了外面,还准备了早餐,有自己最喜欢的荷包蛋。小秋本来很高兴沥川去开会,自己在这吃早餐,可是沥川走的时候带走了电脑,小秋只能自己出来。出来的时候不巧遇上了珍妮特,珍妮特对她从沥川房里出来非常不满。沥川去开会遇到霁川,霁川怀疑他和静文有暧昧关系,到办公室之后珍妮特又问沥川小秋是不是昨晚在他那儿,沥川矢口否认。

  回到卧室之后,静文拉着小秋再去沥川的房间,寻找沥川四年前走掉的答案,小秋千般不愿还是被静文说动了,来到沥川的房间,静文四处翻找,在行李箱里找到了小秋的相册,沥川的钱包里找到了之前去昆明时住的宾馆名片,还有两人的合照。小秋开始怀疑沥川为什么要离开,他肯定是爱自己的,两人之间的鸿沟是什么。

  静文又翻出了小秋写给沥川的欠条想要撕掉,小秋不让,这时沥川回来了,静文从阳台逃跑,小秋一个人面对惊愕的沥川。

  小秋想要蒙混过关,沥川却打算就此机会跟小秋好好谈一谈。沥川极力想让小秋相信自己已经忘了她,已经放弃了这段感情,但是小秋一直在告诉他,无论怎么样她都爱他,她相信沥川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事情才想放弃两人的感情。小秋想要陪在沥川身边,也相信沥川仍然爱她,为了让小秋死心,沥川撕掉了两人的合照,扔掉了小秋的指纹戒指,告诉她自己已经放下过去了。但是小秋做不到,她跑去找沥川丢掉的戒指,温州下起了雪,她仍是在雪地里翻找,最后只能无助的坐在雪地里。沥川一直在远处看着小秋,他难过自责去没办法让自己去找小秋。霁川来找他拿图纸也被赶走了。

  回到房间的沥川精神不济,让霁川替他去做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这时爷爷的电话打来,让沥川明天就回去,沥川出乎意料的答应了,让一旁的霁川非常激动。另一面,静文在房间里劝小秋放弃沥川,说沥川已经不爱她了,小秋听了半天也没听进去,幸运飞艇 最后去还决定去发传单找戒指,瑞内和沥川在酒店看到了小秋的传单,沥川让瑞内想办法让自己能赶走小秋,瑞内却坦诚的告诉沥川是他狠不下心,沥川也很无奈。

  萧观在外碰到了艾玛,她跟一个其貌不扬却家产丰厚的人在一起,萧观劝她并没有什么效果,艾玛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一直想找的人,还订了婚,萧观不知道拿艾玛怎么办。小冬的弟弟来了上海,萧观接他去自己家,小冬让萧观好好照顾姐姐。萧观给小冬买了衣服和球鞋,还带他去网球场打球,让他帮忙在小秋面前说好话。

  霁川代替沥川去拍照,碰到静文之后骗她要去参加会议,让静文去换正式的衣服跟他去做翻译。来到工地之后,静文才发现自己被霁川整了,静文的脚穿高跟鞋在山上走根本走不下去只能歇脚。霁川过来找静文,问静文是不是喜欢沥川,只有讨好自己才能接近沥川,静文将计就计,说自己就是喜欢沥川,并问起沥川四年前不辞而别的原因,霁川却没有说。

  有人到酒店找小秋,用捡到的指纹戒指要跟小秋换一万块,小秋只有五千,她跑去找沥川拿钱,沥川却为她拿钱的态度感到不快,还说小秋粗鲁,小秋并没有在意,一心只想拿了钱去拿回自己的戒指,还想起沥川的银行卡密码是两人的生日。

  静文回到酒店脚已经肿了,正在抱怨霁川整她就又接到霁川的电话让她过去帮忙做模型,小秋心疼静文主动代替她去给霁川帮工。来到霁川的房间发现瑞内和沥川也在。

  在GMF的例会上,小秋因为迟到和张少华针锋相对,幸亏沥川救场让张少华松口。这时静文找人装作萧观当着GMF众人的面给小秋送花,小秋尴尬地跑掉了。

  GMF的人都开小秋的玩笑,珍妮特也以为送花的是她男朋友,又跟她说起自己和沥川小时候的事情。这时沥川过来了,小秋非常尴尬。上电梯的时候,小秋也故意避开了沥川,后来却看见沥川和珍妮特双双离开酒店,盯着背影看了好久,这时张少华过来打趣她才缓过神来,小秋主动跟张少华道歉后缓和了两个人的矛盾。

  艾玛要离开萧观家了,又找了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来接她,萧观劝诫她没有用,艾玛还说他追不到小秋了,对他一顿挖苦,萧观把艾玛扫地出门。

  小秋和沥川在酒店多次相遇,小秋终于还是问了沥川当初为什么离开,沥川只是说了对不起,并且告诉小秋自己离开是因为珍妮特。珍妮特在旁边听到了沥川的话,小秋走后,珍妮特想知道沥川是不是还爱自己,是不是心里没有放下,沥川告诉她自己已经不爱了,只是把她当做朋友。

  小秋离开后去买了新的手机,换下了沥川送给她的那一部,回到酒店之后收到了萧观寄给她的零食和药。张少华又催要小秋的翻译文件,小秋正在烦恼之际萧观打来电话,并帮她分担了剩下的工作。沥川在卧室给自己擦药,又看到两个人一起做的戒指,回想起以前和小秋在一起,又想到自己对小秋的伤害,沥川把戒指收了起来。小秋工作到睡着了,萧观还在熬夜替她翻译稿件,沥川也熬了一夜设计图纸。

  第二天一早萧观就打电话给小秋把翻译稿给了她,小秋起来洗澡却因为意外关上了房门只能穿着浴袍去参加会议。翻译稿得到了张少华的认同,他让小秋把一些材料送到沥川的房间,小秋不想去却没办法拒绝。在沥川的房间里,小秋和沥川都对彼此有情绪,小秋临走时把字典甩给沥川却造成了沥川病发倒地不起。珍妮特赶来看到沥川倒在地上,以为小秋打了沥川,一路跑过去让小秋算账,正好张少华也在这儿,张少华让小秋一定要道歉。

  小秋在阳台遇到同事,同事说起沥川之前有严重的贫血,小秋心中疑惑沥川并没有告诉过她自己有贫血,想起之前用字典砸了沥川,小秋过去找沥川。沥川见小秋之前检查了身上故意穿上浴袍遮挡了身上的伤口,小秋跟沥川道歉之后想要回资料继续自己翻译,沥川决定自己做。小秋想要拿回那本沥川送的词典,沥川向她要了电子词典,小秋给沥川优盘之后才想起来里面有之前写的《沥川往事》,虽然着急也只能强装镇定。拿到词典之后小秋发现里面沥川的签名页不见了,沥川说受不了自己的名字被乱画就撕掉了。整个过程中沥川都佯装冷漠。

  小秋打算离去,沥川留下她问一些温州的历史资料,说起谢灵运,两人追寻姓氏的脉络,沥川打趣说王谢两家也是青梅竹马,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就缓和了,沥川还专门换衣服穿戴整齐之后送走小秋。

  沥川在工地突然晕倒,小秋听说后想跟着张少华一起去看他,准备上车的时候珍妮特过来以助理的名义坐上了最后一个位置。小秋一路找到医院也没有找到沥川入院的记录,在酒店的大堂一直等到沥川回来,她跑过去叫沥川的时候,沥川一下子惊住了,再次见面之后小秋一直叫自己王总。沥川回过神来,只告诉小秋自己是因为没吃早餐,小秋看到沥川头上的伤,抚摸沥川的额头,沥川随后借口开会走掉。这时珍妮特看见小秋抚摸沥川,她追上去看沥川的伤口却被沥川阻止,并再次强调两人之间已经结束了。沥川走后珍妮特和小秋在大堂彼此审视了很久。珍妮特后来找张少华以沥川的健康为由让他赶走小秋,张少华只能照办。

  艾玛约了萧观出来,告诉萧观小秋从来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他,这就能检验出小秋根本不喜欢他。张少华让萧观另外派一名翻译过去把小秋换回来,萧观只能哄着静文过去。

  小秋得知要回去之后,在会议频繁喝水,之后张少华也宣布她的人事变动。沥川结束后找张少华问起小秋调动的事情,并直言让他留下小秋。小秋去卫生间却走错到男厕,这时沥川进来发现了小秋,把自己的衣服给她并画上了胡子让她出去了。结果小秋出去之后沥川衣服里的电话响了,是爷爷要找他,小秋急忙去沥川的房间找沥川,推开浴室的门沥川正好在洗澡,小秋盯着沥川看了很久。沥川从浴室出来,小秋问他贫血生病的事情,沥川并没有承认。看着小秋脸上还有胡子的印子,沥川替她擦干净了,两人之间有了暧昧的气息。

  小秋跑出来就遇到了珍妮特,珍妮特本以为小秋要走了,张少华就匆匆跑过来说要留下小秋。珍妮特发觉情况不对,打电话叫霁川马上过来,还准备三天内回苏黎世。

  静文到了温州,小秋请静文吃饭,想点她喜欢的红酒欢迎她,服务员告诉她们一位老总撤下了餐厅的所有红色饮料。沥川就坐在小秋的后面,静文看到沥川发现沥川这几年憔悴了很多。小秋告诉静文《沥川往事》不小心被沥川拷过去,并且自己在里面把沥川写死了,静文责骂小秋是白痴。

  这时萧观给小秋打电话说起小冬要到上海,还主动要替小秋照顾弟弟,小秋非常感谢。艾玛在旁边心疼萧观不被小秋喜欢,她知道今天是萧观爸爸的忌日,要陪在他身边。

  爷爷仍是没有答应珍妮特让沥川去上海,这时丽莎打电话来想见沥川,爷爷以生病为由想留下沥川,但丽莎突然出现,为了项目要把沥川强行带到温州盯项目。

  以检查泄密事件为名,小秋的电脑主机被没收了。小秋跟静文聊天,担心因为主机被收让人看出来写小说拖累萧观,静文劝她放弃沥川跟萧观在一起,小秋并不想考虑这些。

  酒会上,GMF上海的副总张少华跟对手公司的老总相互试探设计图泄密的事情,两个人都没捞着好处。萧观随后跟张少华谈合作拉项目,张少华想帮他引见丽莎身边的红人李杰克,萧观并没有接受,后来李杰克主动来套近乎也被萧观拒绝。原来,萧观是丽莎一直在找的孩子,她想过很多办法让李杰克联系萧观见面,萧观都没有回音。李杰克亲自去九通找萧观,把丽莎写的信当面交给萧观,萧观看完之后直接撕掉了。随后萧观就接到了天顺集团的邀请,天顺有意注资五千万给九通,以此成为九通最大的股东,萧观提出要考虑一下。萧观接到艾玛的求救电话,她打胎出问题在酒吧大出血。

  小秋吃饭的时候听张莹说起GMF项目泄密的事,小秋若有所思。同事还小秋建筑字典的时候小秋又看到了字典上沥川的签名,小秋直接划掉了。

  张少华带她去温州筹办泄密的项目的事,小秋出门急忘拿了眼镜的框架,路上隐形眼镜又掉了,少华直接带她去机场接总部的特派员。没想到,这两个人就是沥川和珍妮特。见到沥川的时候,小秋回想起一幕幕往事,仍要装作从不认识一样打招呼。去温州的车上,小秋感觉沥川和珍妮特关系非常,沥川也感觉小秋和萧观是男女朋友。在车上,小秋胃病发作,沥川只是递了一瓶水,连问候都没有。下车之后,小秋向张少华提出要请假回上海,但是GMF现在确实无人可用,没办法让小秋回去。晚上的酒会上,沥川看到红酒想到小秋有晕血症,让人撤掉了所有的红酒。在酒会上,小秋已经从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变成应酬得体的事业女性,沥川都看在眼里,两个人在洗手间的外面相遇了。

幸运飞艇 遇见王沥川第19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