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老中医 >

9位名老中医收了10个徒弟

/2019-04-04 12:51

  这9位师傅中,既有名医世家之后,已故当代伤寒学泰斗李培生之子李家庚教授;也有中医大师,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成肇仁教授;有擅长用“吃”来解决疑难杂症的专家,湖北省药膳食疗协会会长郝建新教授;还有知名老中医,肝病专家伍春蓉教授、儿科名家高素军教授、脑科专家高春华教授、妇科专家的谢靳教授等,他们从医时间均在40年以上。而这群弟子中,有20多岁的应届本科生,也有50多岁的海归博士后。

  随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健康的需求也更多,中医药也凭借“治未病”等优势得到发展,逐渐形成一种“中国式”健康保障模式。随着《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等政策出台,中医药被提升至国民经济重要支柱性行业的地位。

  市场上的中医诊所、中医门诊、坐堂医、中医医院等遍地开花。然而,在中医不断占领市场的进程中,市民的选择也越来越多,怎样才算一家好的中医馆,已成为消费者和业界共同关注的话题。

  在大家眼中,一家好的中医馆,离不开优秀的中医及高品质的药材,更离不开优质的服务体系,当这些达不到需求,终究会被淘汰。在当前中医优质医疗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培养名中医“传人”迫在眉睫。

  “为师门添光彩,为中医增光辉,必不负此志……”昨天上午,一场别开生面的拜师仪式,在武昌珞狮路武汉六源堂中医馆举行。这也标志着“湖北中医药名老专家传承中心”暨“李氏伤寒学派传承中心”正式落户江城,想看名老中医的市民又多了一个不错选择。

  名老中医备受追捧,患者提前一天排队,这在现在已是寻常事了,特别是有些名老中医更是“一号难求”,加班看诊更是普遍现象。34岁的徐先生,又开车带着亲朋好友,来找郝建新看病。

  “以前不信中医,现在家人无论哪有问题,我都会把他们拖过来”。徐先生以前曾因胃不好看过中医,对方连脉也不把,却让他先做几个检查,于是他觉得中医也就那样。几个月前,他右脚突然剧痛无法行走,去医院看骨科找不出毛病,换了医院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后来,一个朋友拖着他找到郝建新,扎针后竟然不痛了。

  半个月前,他右手大拇指疼痛,伸不直也弯不下来,就近找了家医院诊断是腱鞘炎,敷几天药却越来越严重,还是郝建新扎几针好了,自那以后他就彻底服了中医。

  为什么都青睐老中医?有市民介绍,大家都认为年纪较大的大夫,看病会更有经验,也更容易交流。而很多优秀的年轻中医师,因为年龄问题,往往因为信任度不高就显得病号比较少。

  “这也是为何中医行业一定要有师带徒。”湖北中医药名老专家传承中心负责人介绍,年轻医生在师承的过程中,更容易与患者拉近距离,也更容易取得信任并得到锻炼,而老专家的一些好经验也可以有更深入的传承。

  昨日,在位于珞狮路狮城名居的六源堂中医馆,众多市民现场见证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传统拜师。参加拜师的弟子们站成一排,双手举过头顶并屈身将拜师帖呈给端坐的师父,随后恭敬地为师傅献上“改口茶”。

  弟子代表陈发凯博士拜入李氏伤寒学派门下时,李家庚教授以典籍、银针、牛黄中医三大宝作为回礼。

  这9位师傅中,既有名医世家之后,已故当代伤寒学泰斗李培生之子李家庚教授;也有中医大师,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成肇仁教授;有擅长用“吃”来解决疑难杂症的专家,湖北省药膳食疗协会会长郝建新教授;还有知名老中医,肝病专家伍春蓉教授、儿科名家高素军教授、脑科专家高春华教授、妇科专家的谢靳教授等,他们从医时间均在40年以上。而这群弟子中,有20多岁的应届本科生,也有50多岁的海归博士后。

  “对中医这个传统行业来说,师承相当重要。”湖北中医药名老专家传承中心负责人介绍,想充分发挥师承教育的优势,须打造中医氛围浓厚的跟师临床环境。最理想的便是学生跟随纯中医导师,在纯中医门诊或病房应诊。所以,通过建立“湖北中医药名老专家传承中心 ”,让在这坐诊的9位名老中医不光给患者问诊,还手把手地培养青年中医师,把辩证开方中医治疗的绝技传下去很有意义。

  58岁的刘先生感慨,还是第一次见到江城这么多鼎鼎大名的老中医齐聚一堂。作为中医文化爱好者与多年受益者,看到中医行业能够在武汉回归传统,感到非常高兴。

  像李家庚、成肇仁、高素军等声誉高的名医,日均门诊量惊人,工作相当忙碌。他们从早上8点多开始工作,有时中午1点左右才能停诊吃午饭。因病人实在太多,在看诊过程中,几乎很少喝水,为的是控制上厕所次数。

  众所周知,中医不借助抽血、化验、透视等方法去观察人体结构,通过“四诊”不破坏人体的完整性就可以分析人体。望诊,可获取大量病情资料。比如看小伙子面容惨白,这是在“望色”;看舌苔形色,这是在“望舌”等。闻诊,比如听到咳嗽的声音、嗅口气。问诊,根据观察到的情况针对性询问;切诊,包括切脉、按诊两部分,医师用手触探患者身体、手腕部,或其他有病变部位来诊察病情。

  “不会望闻问切,怎么能叫中医?”这是老中医们共同的心声。“四诊法”是中医诊病的利器,要联合运用缺一不可,现在很多中医却只用一个,拿不准或干脆不用,于是让很多市民产生误解。

  以六源堂为例,目前在江城已有两家大规模、高标准打造的中医馆,仅坐诊知名老专家团队就超过40人,然而随着口碑的提升和患者的增加,老专家仍显得不够用。不少老中医对此更是忧心忡忡,担心自己的后面能否有人接得上来。

  如果生病,会首先想到去看中医吗?显然,大多数人的答案是否定。周冠儒介绍“一提到中医,大家关注点都集中在养生,实际上中医在很多疾病治疗上更有优势”。古代名医基本都是从急诊下手,从流感到肿瘤,从冠心病到急中风,从不孕不育到疑难杂症,中医药不仅在慢性病、老年病、退行性疾病上有着明确疗效,在干预和治疗重大疾病上同样成效显著。

  中医不断发展几千年,关键在于传承,而其最大缺点就是人才培养过程较漫长。李家庚教授认为,历代中医药名家独到的技术经验,徒弟需长期跟师实践,通过朝夕临诊、耳濡目染、口授心传才能逐步领会和深入掌握。这要求,徒弟在耳濡目染中,跟师傅学做“好人”,学会尊重病人;用心做“好事”,热爱这个行业;还要有坚强的意志,缺一不可。

  发扬国粹,寄望传承,是每个中医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为让更多市民了解中医博大精深,也培养接班人,9位名老中医决定面向社会收弟子,就有了这么一个特别的拜师仪式。

  同时,湖北省首个民间中医药发展基金也宣告成立,六源堂中医门诊有限公司联合武汉健民大鹏药业有限公司、武汉神石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助力湖北中医师承发展,首批入驻传承中心的9位名老中医将分别获得5万元的师承资助。未来,他们将充分运用“湖北中医药名老专家传承中心”“李氏伤寒学派传承中心”产学研诊四大优势,及时整理总结名医的医案经验并进行推广,惠及更多市民。

  “左手伸出来”“换右手”,63岁的李家庚身体还十分硬朗,给人解释病情也有条不紊。

  很多人一大早就来六源堂“蹲点”。吴先生今年42岁,有十多年的咳嗽史,只要气候有个风吹草动,喉咙就开始发痒,中西药都吃了不少,该咳时还是咳。后来,听个老“病友”推荐了李家庚。结果这一试还不得了,七副药下来喉咙真没那么“敏感”了。最近气温变化大,他特地找李大夫“巩固”。

  黄石吴女士的宝宝体质不好,总是生病发烧,打抗生素不放心,听熟人介绍高素军教授很厉害,于是带着孩子提前到了武汉,只为第二天来见她,“不看有口碑的老中医,心里感觉不踏实,否则我也可以在当地看,何必老远跑到武汉来。”

  72岁的成肇仁教授看病很认真,每次问诊时间也很长,而来找他看病的人很多,所以有时候只能限号,但有些外地患者来求医,时间上又耽搁不起,只能加号。“公司目前打造名医、名药、名店、名厂四位一体的概念,其中最难得环节就是名医资源的不足。”六源堂负责人周冠儒表示,为了居民的健康,老中医们都很敬业,而从另一方面考虑,企业也有担忧“想想这些老教授也不容易,有时候真怕他们吃不消”。

9位名老中医收了10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