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盗墓笔记 >

《盗墓笔记》第一季1-12集剧情介绍大结局:蛇眉铜鱼背后的秘密解

/2019-03-26 23:11

  留洋归来出身“老九门”的吴邪热爱考古,与吴邪一起同行的还有一个外叫嗨少的男青年,两人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吴邪回国之时携带一件牛头面具古物欲献给国家文物局,一伙神秘犯罪份子从德国一路追踪吴邪欲夺牛头古物。

  为首的队长接到上级消息,上级叮嘱队长不能伤害吴邪,队长带领手下人在一处土坑中包围吴邪,眼看牛头古物就要落在犯罪份子手中,一个身材肥胖的男子驾驶一辆沙地车及时现身救走吴邪二人。

  犯罪份子紧随其后穷追不放,胖子一边驾驶沙地车一边向吴邪自我介绍,吴邪与嗨少由此得知胖子人称“王胖子”.

  一行三人逃至一间酒馆避风头,犯罪份子派出一个外号叫“阿宁”的女杀手奔赴酒馆,阿宁带领一伙手下包围化装成蒙古人的吴邪三人,三人身份暴露只得寻找逃跑方法,王胖子被阿宁一脚踢飞到酒馆外面,吴邪与嗨少已经逃到车上,王胖子从地上爬起来上车随同吴邪二人逃走。

  一行三人逃至一间空无一人的寺庙中被随后而至的阿宁包围,吴邪把心一横将牛头古物扔到寺庙旁边的悬崖下面,众人以为牛头古物就此失踪,一名面色冷峻的男青年拎着牛头古物悄无声息出现在悬崖边沿。

  坐在汽车内的犯罪份子头目认得男青年身份立即撤退,转眼功夫所有坏人走得一个不剩,男青年一声不吭将牛头古物还给吴邪。

  吴邪得回牛头古物对男青年产生了好奇心。男青年姓张名起灵为人沉默少语,此番现身正是为了帮助吴邪保护失落的古物。

  吴邪与嗨少回到市区将牛头古物赠予文物局,在回家路上吴邪发现包裹牛头古物的破布实是一块记载着神秘信息的帛书。

  一连三天,吴邪专心研究帛书上的信息,嗨少自作主张将帛书拍下图片发布到网上求助,陈丞澄在网上看到相关信息立即来到吴邪所在的城市。

  吴邪接到一个餐厅老板的电话见到陈丞澄,餐厅老板以为陈丞澄是吴邪的女朋友,陈丞澄点了一桌菜共计消费两千多元,嗨少代其支付两千多元。

  陈丞澄吃饱喝足从身上掏出一张西夏时期的帛书给吴邪,帛书上记载着许多古文字,吴邪如获至宝回到家中仔细研究。

  盗墓笔记4-7集剧情 1-12集电视剧全集分集剧情介绍大结局:长发水鬼蛊惑吴邪

  吴邪出身考古世家热衷保护国家古物,吴三省是吴邪的三叔,吴邪接到吴三省的短信出门,吴三省在吴邪到来之时送了一件古代兵器给张起灵,吴邪来到三叔吴三省家外被一名贼人劫财,紧急关头身背古代兵器的张起灵现身,贼人扔下吴邪挥刀袭击张起灵,吴邪目不转睛观看张起灵三拳两脚便打败了贼人。

  吴三省从家中出来之时贼人与张起灵先后离去,吴邪对张起灵产生了好奇心,吴三省是通过朋友的朋友认识张起灵,为了表达初次见面的尊敬,吴三省破天荒赠其一件年代久远价值连城的古代兵器。

  吴邪获得的两张帛书引起吴三省的注意,帛书上的文字年代久远难以破解,拥有丰富的盗墓考古知识的吴三省一眼识出帛书上记载着古墓埋葬方位。

  吴邪家中遭窃,嗨少与陈丞澄平安无事,入室盗窃者正是为了寻找帛书,吴邪开始担心盗窃者先行一步挖取古墓,陈丞澄提议先盗窃者一步找到古墓然后联系国家加以保护,由此一来便粉碎了盗窃者的计划。

  陈丞澄提出的主意绝妙之极,吴邪说服三叔吴三省加入到保护古墓的队伍中,吴三省不愿意带陈丞澄一起出发,陈丞澄是柔弱女子毫无一技之长,探险寻墓行动绝非儿戏不适合陈丞澄参与。

  陈丞澄参与寻墓行动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姑姑文锦,吴三省与文锦不但相识而且还是一对恋人,文锦无故失踪亦是吴三省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帛书记载的地址已被吴三省破解,吴三省绘制出对应的地图带着吴邪与嗨少出发,一行三人坐车离开市区进入边远山区。

  吴三省的追随者潘子已在山区酒楼中等侯多时,与潘子一同前来的还有沉默少言的张起灵,吴邪与张起灵打招呼吃了闭门羹,张起灵为人冷酷不擅交际,吴邪向三叔吴三省了解张起灵的背景,吴三省是通过朋友介绍对其背景一无所知。

  吴邪陷入幻境独自一人身处木船上,白衣女鬼欲借吴邪的身体还阳离开尸洞,吴三省在紧急关头出手拍醒吴邪,幻境随即消失,吴邪发现小船已经离开尸洞,几个同伴坐在船上平安无事,唯有张起灵情况不太好,他因为割破手掌驱逐尸鳖失血太多正躺在船上休息。

  小船顺着江水前行抵达一处村落,岸上的一个小男孩向问路的吴三省收取费用,吴三省掏出几张钞票送给小男孩,金钱果然是万能的,原本不愿意带路的小男孩带领众人进入村落在唯一一家宾馆入住。

  夜幕降临,众人坐在宾馆的院子里面吃饭,陈丞澄乔装打扮戴着斗笠扮成世外高人戏弄众人,吴邪好奇心起上前认出了陈丞澄,吴三省见陈丞澄一路跟随只得带其一起盗墓。

  陈丞澄在众人抵达村庄之前已经入住宾馆,她在村子里面四处游走从村民口中打探到附近的深山有古墓,不久之前一伙探险小分队进入深山安营扎寨,结果无人再从山中出来。陈丞澄将古墓描述得神乎其神,吴三省决定次日天明入山盗墓。

  翌日,一行人收拾装备离开宾馆进入深山,凑巧的是向导李伯正在山中拾柴,李伯曾带领众人前往尸洞探险,木船进入尸洞不久,李伯瞅准一个机会爬到石壁上躲藏,后来他唤来一条狗推着一个木盆进入尸洞,木盆成为临时水上工具搭载李伯离开尸洞。

  李伯以为吴三省一行人进入尸洞有去无回,岂料众人平安无事毫发无损,李伯吓得惶恐不安向众人磕头认错,吴三省命其带路前往古墓所在区域。

  众人在李伯的带领下抵达古墓区域,几顶账蓬扎驻在地面,里面空无一人遗留许多探险装备,吴三省就地取材安置好监控装备带领众人挖掘盗洞,众人忙得热火朝天没有注意到附近出现可疑之人。

  古墓内机关重重,众人入墓不久被一堵石墙拦住去路,镶在墙上的砖头暗藏机关只能向外抽取,张起灵徒手抽出一块砖头发现墙内藏有致命酸液,活人在不知情的前提下挖倔墙壁定然被藏在墙内的酸液伤害,张起灵利用一条导管引导酸液蒸发,在众人的注视下,墙下地面渗出一团酸液如同沸腾的开水冒起水泡。

  我爷爷他不认识字,后来进了扫盲班,那时候他只会淘沙,学个字差点把他折腾死,也亏了他有了文化,才能把他的一些经历记录下来,在长沙镖子岭那老三,就是我爷爷,这些事情都他是一个字一个字记录在他那本老旧的笔记本上,我奶奶是个文化人,大家闺秀,就是被他的这些故事吸引,最后我爷爷就入赘到杭州来,在这里安了家。

  那笔记算是我家的家传宝贝,我爷爷的鼻子在那次的事情后就彻底废掉了,后来他训练了一只狗来闻土,人送绰号“狗王”。这是真事情,现在长沙做过土夫子的,老一辈的人都知道这名字。

  至于我爷爷后来怎么活下来的,我的二伯伯和太公和太太公最后怎么样了,我爷爷始终不肯告诉我,在我记忆里面,我也没有看到过一个独眼独臂的二伯,估计真的是凶多吉少,一提到这个事情,我爷爷就哭,就直说:“那不是小孩子能听的故事。”无论我们怎么问,怎么撒娇,他也不肯透露半个字。最后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也逐渐失去了童年的好奇心。

  傍晚,店子打烊,又是无聊的一天过去了,屁东西也没有收进来,我打发掉伙计,这个时候,一个短信息发过来。

  是家里三叔发过来的,这是暗话,就是说有新货到了,紧接着,又是一条:“龙脊背,速来。”

  我眼睛一亮,三叔的眼光出奇的高,这龙脊背就是有好东西的意思,连他都觉得是好东西,我真要见识一下。

  我关好店门,开着我的破金杯车就直奔我三叔那里,一方面想看看他所谓的好东西是什么,另一方面,也想让他看看我今天拍到的那份帛书上的图案到底是什么?到底他是我们这一代人中唯一还和土夫子有接触的人。

  我车刚开到他楼下,就听他在上面叫:“你小子他娘的,叫你快点,你磨个半天,现在来还有个屁用!”

  正说着,我看到一个年轻人从他正门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背了根长长的东西,用布包得结结实实的,一看就知道应该是一把古兵器,这东西的确值钱,要是卖得好,价格能翻十几倍上去。

  我指指那年轻人,我三叔叔点点头,做了无可奈何的个手势,我心里一阵悲哀,心想难道我的小摊子今年真的要破产了?

  我上了楼,自己搞了杯咖啡,把今天那金牙老头跑来刺探事情和三叔一说,本以为他会和我同仇敌忾,没想到他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沉默不语,直接把我数码相机里的东西打印了出来,放在灯下一看,我马上看见我三叔脸色变了。

  我看看上面满是文字的帛书打印件,又看看三叔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啊,怎么难道三叔叔已经超脱到能从字里看出画来的地步了?怎么看这平日里吃喝嫖赌的老不正经也没什么仙根啊。

  三叔兴奋得不住得发颤,一边自言自语:“这些人从哪里搞来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我就从来碰不到,这次真是造化了,看样子他们还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我们可以赶在他们之前把这拨沙子给淘了。”

  我大大迷惑:“三叔,也许我是笨了点,可您真能从这么小的字里看出地图来?”

  “你懂什么,这叫字画,就是把那地方详细的地理位置用文字写出来,这东西,如果是别人还真看不懂,幸亏你三叔我还有点阅历,这世界上,能看懂这玩意的除了我之外恐怕不超过10个人。”

  我三叔没什么其他本事,但是从小对那些稀奇古怪的非正统的古代文字和暗语非常得有研究,一句话概括,就是什么东西生僻他就研究什么,像什么西夏的五木书图,女真最早期的牙字,他都能说出个道道来。所以他能知道这个什么劳什子的字画,我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不过他这个人是得了便宜便卖乖的那种类型,在他面前还得装笨,不然他一句话就把你打发了,于是我装出很憨的表情,问他:“哦,那上面是不是写着向左走然后向右走,看见前面大树向右拐,看见一口井然后钻下去?这样?”

  三叔叹了口气:“儒子不可教也,你的悟性这么差,看样子我们家到你这一代就玩完了。”

  我看他这个样子,还叹的真是真切,似乎是心里话,不由觉得好笑:“那你说是怎么样的?我爹又不教我,这东西又不是天生的。”

  他得意地嘎嘎嘴,说道:“这种字画,其实是种密码,它有严格的格式,只要把里面写的东西按照它的格式画出来,就是一幅完整的地图了,所有你不要小看这区区几个字的帛书,不知道里面的信息有多复杂,说不定连哪里用了多少块砖都标得很清楚。”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心说我从小到大,家里也没让我出去倒个实斗,这一次必然要让三叔带我去见识一下,摸几个宝贝也好度过我的经济危机。这么一边想着一边就问他道:“那你能不能看出里面写着是谁的墓,或者是不是比较有来头的主?”

  三叔得意地一笑:“我现在不能完全看懂,不过这个墓穴应该是战国时期鲁国的一个贵族的,关看他的墓穴所在被人用这种隐秘的字画方式记录在这张帛书上,说明此人的地位应该相当高,而且这个墓地必然十分隐秘是个好斗,一定值得一去。”

  我看他眼睛里直放光的样子,就觉得稀奇,这老家伙平日里门都懒得出一步,难道这次竟然想亲自出马?那真是千古奇闻了,忙问他:“怎么?三叔,你真的打算亲自去淘这拨沙子?”

  他拍拍我的肩膀:“这你就不懂了吧,和你说,唐宋元明清,那斗里面是有宝贝,但那最多只能说是巧夺天工,但是战国的时候,那时期的皇族古墓,年代过于久远了,你永远也估计不到那里面有什么东西,那战国墓可是出神器的地方,那可都是人间没有的东西!你说我能不想见见嘛?”

  “不会,你没看这图案吗?”他指了指那张诡异的狐狸脸:“这是鲁国最早人牲时候祭祀带的面具,这墓里埋一定是什么身份很特殊的人,可能比当时的皇帝还要尊贵。”

《盗墓笔记》第一季1-12集剧情介绍大结局:蛇眉铜鱼背后的秘密解